国产、香港、台湾、日韩、日本、韩国、欧美成人电影、小说、图片,域名:
广告合作邮箱: dydy0001@outlook.com

老婆的复仇故事

"老婆的复仇故事 ""

三十岁的我,结婚将近十年,老公是我第一个男人,也是惟一的一个男人,婚姻生活算来是蛮不错的,只是一直不能怀上孕,所以没小孩,除了性生活很不错,其它一切都算是很平淡吧,为人如此又复何求

可是最近一年中,老公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!他初出马竞选,就当选了在野党的国会议员,接着他们政党又当选了执政党,他接着又被派出任政府要职,当起公立银行董事长,一步登天,公余之后,一大堆女人莺莺燕燕围着他转,常常借着出差名义,到外埠视察,不在家中住宿,有一天对我说,要我同意让他带一个有孕的女友回家同住,又说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等等屁话,有些像现代版的陈世美,害我悲伤到极点,也可以说把我和我的生活都打乱了!

我们结婚十年,跌跌撞撞一同经历了很多事情,银行的债,弟弟阿龙的赌款,婚前的外遇情妇,家人长辈的健康与送终,好不容易,现在生活才有了改善,但他却又立即胡天胡地,把带我跌进了谷底,我我真的是好怕!也十分的气愤,生怕会把这得来不易的生活,跌入谷底,搞乱,甚至可能会把我努力经营多年的婚姻,澈底破坏殆尽!想到这里,大有当初悔教夫婿觅封侯,现在伊于胡底,真的不知该如何收拾。

这件事情的发生,在今年三十二岁的生日那天,老公说他老朋友请他去喝喝酒,说大约十点左右就会回家,我想我们夫妻很久没敦伦了,我先去洗个澡,打扮一下等他回来,晚上可以做场爱,我叫厨子烧了一些可口的好菜,等他回来我一起庆生切蛋糕,谁知一直等到半夜一点多,还没见他回来,就打行动给他,电话响了,他说正在卡拉OK唱歌走不开,再一下就会回来,但电话背景中有一些女人的欢笑声,分明是在一些欢场地方,到半夜3点都不见人形回来,再打行动给他,电话都响到跳语音了,还没人接,心理就很火大,担心起来,再打……再打……!电话接起来了,问他在那里?可是他一直吞吞吐吐的,说得不清不楚,……我打电话给他司机,司机告诉我蕫事长今天没用他车,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说,他在骗我!一定又给不知那只狐狸精给迷到盘丝洞去了。

直到第二天下午,下班后司机才送他回家,我跟他大吵一场,几乎要大打出手。

他生气后,就穿了一件简单的衣服,戴了一付太阳眼镜,拦了一部计程车,出门去了。我也拦了一部计程车跟在他后面,看他去那里,看到他在车上在打手机,七转八转在一条路傍下了车,我在走远处看见他下了车,我在远处也下了车,躲在那里看他要做什幺,要去那里,却看见他却突然钻进一辆停在路傍,一部白色轿车的前座,开车的是一个长髮的女子,车子就开走了,我想也拦了一部计程车跟上去,可是附近一下招不到车,想跟也没办法,只能徒乎呼负负,铩羽而归。

以后很多天他都没有回家,至每天下午,我都到他公司门口远处去埋伏,远远看到他没坐公司黑头大轿车,而自己开一部新的丰田厢型轿车下班。


我愚公移山,天天下班时,在公司门口远处守候,终于破我发现了人他金屋藏娇的地方,但那栋大楼门禁深严,我没有証件无法越雷池一步,进不了屋内,而且我又怕会影响到他的仕途,一旦上了报,鱼死网破,到时候两败俱伤,我也佔不到什幺好处。

我在门口,用视讯门铃和他通话,他在楼上跟我说话,

『妳要做什幺?妳不要在门口胡闹,闹砸了对谁都没有好处』

『开门,放我上来,我要见见你的姘头』

『不要出口伤人,什幺姘头不姘头的』

『偷人家老公,不叫要姘头要叫什幺?要叫你娘吗?敢吃不敢当,不要脸』

『不要逞口炮,回去!明天晚上我们家里见,有事当面谈』

『孬种!缩头乌龟,你出来,我们现在就谈,喂!喂!喂!』

我拼命按对讲机说话钮。

『回去!明天见』他竟把对讲机关了。

气死我了!我泱泱地回家去了。

回到家中,上床睡觉,形单影只,没有一人陪我,整夜失眠,胡思乱想,到了下半夜,外面下起雨来,点点搭搭,回想老公在一年前未发达前,在这一同一张床上,我们常常在这里恩爱,有时在週末前一夜,我们常会做爱做的事,有时一同观赏A片,然后依样画葫芦,男欢女爱,多幺美好,谁知才短短十来个月,他就爱上了一只狐狸精,置我于不顾,现在我是翡翠衾泠谁与共,即使鲜花盛开,又有何人来顾。

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,老公还是没回来,每日打手机给他,刚开始语气很不耐烦,后来索性换了门号,再后来就根本打不通了,用公司电话找他,都由秘书代接,不是说董事长正忙,就是正在开会,或他公出在外,难得接通一次,也是说今夜回家吃饭,等他一夜,还是不见人影。我心里退而求其次,男人心野拴不住,但即使在外面养小三,我这个卅岁的正宫娘娘至少也应该三不五时,喂我几次吧,日子一长,阴道不时对我闹革命,我有苦向谁来诉。

又是一个寂寞黄昏,厨子和帮佣夫妇都下班回家去了,只留和一人在偌大一个家中,心中一直在激动,感到贺尔蒙在身体内乱窜,一定要出门走走。

我化了一个淡妆,但涂上艳红唇膏,扎一个年青女生的马尾,开车外出,但不知驾着车到那处去,信意往闹区开去,开着开着就到了思忠孝东路,看到一家霓虹灯闪烁的PUB门口,在门口停了车,将车交给了泊车小弟,就进去找了一个靠墙角的位子坐下,叫了一杯Pink lady,慢慢啜饮,想到近日发生的事,不禁悲从中来,低头独自垂泪,坐在我身傍的男男女女,一对对嘻嘻哈哈都在欢笑,只有我一人形单影只,更不禁十分伤心,杯中空了,我又点了一杯辣喉的龙舌兰,一饮而下,呛了个泪流满面。

The night is still young,夜末央,店中客人愈来愈多,店中声、DJ乐声愈来愈了吵杂,我静静地喝着,一杯,再一杯,又再一杯…………

我酒量还算不错的,啤酒大约可以喝3?4瓶吧…… 可能是一个女生呆呆的坐在喝酒吧,引来一个180几公分高,30出头的老外慢慢走过来,站在我面前,用洋味很重的中文问我:『小姐!我可以坐下来吗?』我看着他,不知是酒精的作用?还是……他长得也真的又高大又蛮帅的!心跳突然加速,他看我只看着他又没任何表示。

『对不起小姐,看妳一个人,大家聊聊天交个朋友好吗?』

报复心理上昇,心中贺尔蒙猛然爆发,我几乎是喘着气的:『随便,请坐吧!』

他自我介绍是住台北快十年了,在一家美国新闻社驻台代表,他给我又买了一杯凉酒,聊着聊着就又喝完第三杯了,跟他说我有点醉了,想回家了

他就很细心的问我,要不要去吃一些宵夜,填填胃,我突然想起来,今天厨子做的晚餐仍留在家中餐桌上,还真没用不晚餐,经他一提我才想起来,肚子真的有点饿!他就介绍我说这PUB的东西还不错,让他请客,Dinneris on him请不要客气,我就点了一客沙朗牛排,餐后又再喝了二杯的调酒了……真他妈的也有8、9分醉了

本来想离开了,他拉着我手问我:『反正也没十二点,night is still young还早嘛!要不要到我家坐一下,安静的听听音乐,放开一下心情?』(我曾告诉他老公出轨,夫妻吵架,所以一人来这里生闷气)我是没见过场面的女人,但当然知道如果我跟他去,会发生甚麽事,但酒意冲脑,只看到他这魁梧的身材,也有些动心,可是当时真的不知该要怎幺说『 Yes 还是说 No』,只是筹踌躇欲语还休。

只呆呆的看着他……自己知道脸上和身上全红了(但在Pub 的灯光下,应该是看不出来。经验老到的他,看出了我的犹疑,就笑笑的说:『 Dear! take it eazy"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