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、香港、台湾、日韩、日本、韩国、欧美成人电影、小说、图片,域名:
广告合作邮箱: dydy0001@outlook.com

淫母与美少女及家庭老师(1-7)第七章 在被虐待中疯狂的淫母

"淫母与美少女及家庭老师(1-7)第七章 在被虐待中疯狂的淫母 ""

[size=+1]目录第一章 母女和家庭老师第二章 黑色内衣的诱惑第三章 阿姨的倒错游戏第四章 攻击处女的肛门第五章 众人环视下的绝顶第六章 苦闷饮泣的美少女第七章 在被虐待中疯狂的淫母1从浴室走出来时,电话铃响起。
雅也看一下表,刚好十点正。
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。午间刚夺取由香的处女,或许优子以母亲的第六感发觉女儿异常,也或许优子又想做日前那种事情而打电话来。
雅也拿起电话。
「是仓石老师吗?我是白木,谢谢你照顾女儿由香。」
雅也吓了一跳,一时之间无以对,因为白木不曾打过电话给他。
难道发现优子的事…还是由香的事…?
剎那间,脑海里出现比刚才更坏的预感。
「啊…那里…」
「我找你有事情商量,而且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,所以这件事不要让我老婆知道。最好是明天能见面,方便吗?」
雅也明天是和优子有约,心里感到不安,说︰「可以的…但是什幺事呢?」
「那个等见面再谈吧。明天下午一点,在?旅馆的咖啡厅见面好吗?」
白木不让雅也问下去。雅也因为有优子的事情,不由得结结巴巴的回答︰「好的…」
「那幺,我在那里等你。」
白木说完便挂电话。
不让优子知道的男人之间的秘密是什幺呢?雅也找不到答案,心里一直感到不安。
白木在?旅馆的咖啡厅等待时,仓石雅也在约定的一点正出现。可能为优子的事感到内疚,带着紧张的表情来到白木的面前一鞠躬后坐下。
仓石向女服务生要咖啡。女服务生离去后,不安的问道︰「究竟什幺事呢?」
「等送来咖啡再说吧。」白木慎重其事的说。
就是这个男人和优子…
想到这里,由于对仓石的嫉妒,白木想到尽量让这个年轻人在不安的心情中多磨一会儿,于是开始默默的吸烟。
不会吸烟的仓石感到坐立不安,也没有说话。
不过,在白木对仓石的心情里,已经没有愤怒或恨意,只剩下嫉妒而已。
不久,女服务生送来咖啡。
白木待仓石拿起咖啡杯準备喝时,开口道︰「你和优子是什幺时候开始的?」
突然间内疚的根源,仓石呛到了,露出狼狈的表情把咖啡杯放回茶盘上。
「你在说什幺呢?」
含石装出听不懂的样子,但不敢正视白木。
「我并没有生气,只是想和你坦白的谈一谈。」
白木从口袋里拿出信封,从里面拿出三张照片放在桌子上。
一张是优子进入仓石的住处,其余两张是在情侣喫茶店,优子身穿性感的内衣,双手铐在背后,背对仓石坐在腿上性交,以及优子跪在仓石面前口交的照片。
仓石看到后,如变色龙般脸色突变,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︰「对不起…」
「究竟从什幺时候开始的?」
「大约半个月前…太太好像知道你有外遇…」
仓石说完,惶恐的低下头。
「果然是如此。」
白木露出苦笑说︰「过去优子发觉我有外遇就会一直追问,唯有这一次没有这样做。我感到奇怪,请私家侦探调查。当时还想优子绝对不会的,私家侦探的报告是四天前送来的,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冲击,除优子有外遇之外,对象是年纪差很多,而且是女儿的家庭老师,再加上看到这种照片,我几乎要昏过去。」
白木说到这儿,点燃香烟,向坐立不安的仓石瞄一眼,继续说︰「开始时认为不能原谅你,优子也一样,可是我也有一部份责任。不是为我自己辩护,我本来就对男女关係比较随和,想来想去,对你和优子只剩下嫉妒,已经没有愤怒和怨恨。这样嫉妒后,又对你们的性交感到兴趣。你好像有虐待狂的兴趣。」
「这…是…」仓石垂下头说。
白木拿起在情侣喫茶店拍的照片,说︰「说实话,这个照片给我很大的打击。私家侦探伪装情侣跟蹤,才能进去拍照。不过,优子会做到这种程度,即使看了照片,也无法立刻相信。优子真的有这样的被虐待素质吗?」
「我想…是有的…」
「是这样吗?大概是吧。正因为如此,才会陷入和你的游戏之中。」
白木说到这儿,停一下,探出身体继续说︰「你和优子的事我不追究,但是得拜你一件事。」
白木把事情的内容说出来时,仓石露出惊讶和困惑的表情。
「那样做,你太太那边没有问题吧。」
「没有问题,以后的事交给我就行了,你答应了吧。」
仓石不得不点头。



白木的心跳激烈,尤其藏在旅馆的衣柜时更加厉害。
不久,听到把钥匙插入门锁里的声音。白木不由得吞下口水,从衣柜的门缝看去,看到仓石和优子走进来了。
「究竟怎幺回事?先是说今天不方便,又突然打电话约在旅馆。其实也不必勉强在旅馆开房间呀,去你的公寓就好了呀。」
「这是有一点原因的。」
「什幺呢?」
「算了,那种事不重要。」
「雅也,你今天好奇怪。」
「也许吧,还是快脱衣服,很想打你的屁股了。」
「真是的,怎幺突然就要打屁股。」
优子露出令白木惊讶的妖冶眼神瞪视仓石,嘴巴说埋怨的话,但立刻露出兴奋的表情开始脱衣服。
仓石也脱。
白木觉得现在看到的是别人的老婆。很快的,优子身上只剩下内衣,是黑色的乳罩、三角裤和吊带袜。
那是白木送给优子的礼物,但还是第一次看到优子穿它。
身上只剩内裤的仓石,取下优子的乳罩,拿起旅馆的睡袍腰带时,优子立刻主动的把双手伸到背后。
「快到床上去,把屁股挺过来。」
仓石把优子的双手绑好后,在屁股上拍打。
优子发出使白木感到惊讶的娇柔哼声,扭动屁股上了床。
上身趴着,双膝立起,屁股高高抬起。
「真是好色的屁股,想要挨打而骚痒了吧。」仓石从裤子抽出皮带说。
这时的优子,像在挑逗仓石般淫蕩的扭动屁股,以亢奋的声音说︰「啊…打吧…」
就在这剎那,响起轻脆的鞭打声和优子的惨叫声。
仓石连续在优子的屁股抽打。
每一次优子都会发出分不出是哼声或是喘息的声音,用力扭动屁股。
长久以来,白木对妻子不曾做过的虐待行为,由别的男人施展在妻子的身上,看到这种情景,白木对仓石感到愤怒,也觉得优子很可怜。这是白木第一次体验到的难以形容的心情。
白木注意到优子的反应。屁股挨打的优子,开始发出兴奋的声音,即使白木对虐待游戏没有经验,也知道那是被虐待的快感发出来的声音。
「唔…好…还要打我的屁股!」
优子发出哼声,扭动打红的屁股摧促。仓石的皮带更用力打在屁股上。
「唔…」
优子发出小狗般的叫声,身体直直的倒在床上。
「啊…死了…死了…」
发出哼声的同时,全身痉挛。
仓石上床,在白木凝视优子的时候脱去内裤,阴茎猛烈勃起,紧贴在下腹部。
勃起的不只是仓石,白木从妻子的屁股被打有了兴奋的反应时,胯下物便开始勃起。
仓石使优子仰卧,脱去丁字裤,用皮带威胁优子分开双腿。优子露出兴奋至极的表情服从命令时,仓石把肉棒顶在优子的嘴上,用皮带在暴露出来的阴唇上摩擦。
这时候优子露出陶醉的表情舔仓石的肉棒,一发出哼声,一面淫蕩的扭动屁股。
白木见状,实在无法继续忍耐,把裤子和内裤一起脱掉,从衣柜冲出去,扑到优子身上。
优子吓得说不出话来。白木把许久没有如此勃起的阴茎插入优子的肉缝里,开始疯狂的抽插。



雅地想不通由香的心情。
好不容易才把她的处女弄到手,开始进入好的时候,但不知什幺原因,三天后接到优子的电话。
「由香说不想要家庭教师了…」
就这样被解雇了。
「不会是你对由香做了什幺事吧。」
听优子这样问,雅也更没有办法问出被解雇的理由。
又过了半个月。
失去优子后,雅也感到很急。昨天打电话找由香时,接电话的是优子,知道由香不在家,还听优子说些让雅也昏倒的话。
优子说已经和丈夫三加一次交换夫妻,两个人都快要迷上这个游戏了。
这一天雅也又到由香的校门口等她放学。
不久,由香走出来。但不是一个人,和她一起的是男生,有偶像型的面貌男生。
雅也急忙躲在电线 后面,感到一阵惊愕。看他们俩的情形即知是由香一头热。
那个男生可能还是童贞,由香一定是动了那个男生的念头。是有其母必有其女…
这时的雅也,心中的结似乎完全消失了。不论是什幺结果,能把美丽的母女都弄到手,表示自己成长不少,也对女人有了信心。


"""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